白鹿野

不是文手,不是太太,正在学习的过程里,产粮随缘,码字凭开心和喜欢。
杀天/英雄学院
吃zr和轰出爆(或者轰出爆出)
是弱鸡,只会吃和咕咕
……有那么一丢丢(只有一丢丢!!(的可能会产瑞金。
为大家着想请不要关注我orz

七夕节

※文笔超烂漏洞极多。
※我们来假装这是一篇并不准备拿来当贺文的普通日常吧不然咕那么久我真的没脸orz。













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挡不住天明的光,清晨的光线从窗帘间的缝隙投射下来,落在地板上成一条清晰的线,切割开屋子里的昏暗,一直延展到床上鼓鼓囊囊的那团被子上,堪堪停留在Rachel还深陷于梦境的安静睡颜前,似乎不忍惊扰。
Ray的睡姿一直是让人出乎意料的不安稳,没有安全感的人下意识会蜷起来睡,而这样的行为已经深深刻入女孩的行为习惯里,成为一个人的特征之一,难以更改。在和zack一起睡之后才勉强改掉另一个扯被子抱着睡的坏习惯。
躺在女孩旁边的Isaac带着睡意睁开眼睛,不太适应地虚了虚眼,很不满的皱起眉头。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时,不像还需要充足睡眠的青少年。而且这玩意儿最让人烦心的地方是完全不看人状态,昨天晚上ray不知道在楼下干些什么,吵得Zack根本无心睡觉——虽然老实说其实不算大声,但睡得根本谈不上好,现在依然醒的那么早,大早上的Issac就窝了一肚子气。
早知道就直接把这个混蛋直接扛上来就好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睡那么晚干嘛啊,搞得我都没睡好觉。
所以Zack并没有委屈自己憋着这满腔的火,一把就扯下旁边人的被子,极其恶劣地拿起旁边的枕头砸了过去。现在倒睡得挺香嘛——Isaac忿忿想着,但手上的动作看着挺唬人,实际上不痒不痛,ray迷迷糊糊的只觉得鼻子被蹭得有点痒。
“……嗯……Zack——?”Rachel还没睡够,昨晚上她上床时间的确不早,现在眯着眼睛盯着Isaac,几乎哼哼着有气无力的询问。
“喂!你这家伙,昨天晚上在干些什么啊?”Isaac毫无好声气的问到。Rachel勉强摆脱困意,一点点抽开挡住自己的被子,翻了个身面对Zack,无力地歪了歪脑袋,露出一副纯粹的表情,蓝眼睛看起来干干净净,还有点刚醒来的茫然,像是完全不知道Zack在说些什么。
“……”Zack看着ray那双只是单纯直视着他的眼睛,堵了一口气忍了下来。“我说……”
“对了Zack,今天该去采购了喔。”Rachel蓝瞳移开,看向窗帘那里露进来的光,现在因为夏天的风,随着窗帘的起落而在地板上也跟着起起伏伏。Rachel又转回目光,看着Zack,等待回复。
“啊对……冰箱里的储备已经快没有了,果汁和薯片也是。”
Zack拉上拉链之后起身,瞟见Ray坐着揉眼睛。
“……你可以再躺会儿,”Zack走出去,“要是你实在很想的话。”
“不用了。”Ray摇摇脑袋,然后才意识到Zack看不到。她并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
换好衣服,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能闻到四处飘散的熟油散发出来的香味。
Zack在做早饭,其实开始他并没有承担这一责任的想法……但ray在料理方面实在糟糕得让人咂舌,宽容或者失礼地说,至少还是在能够食用的程度内——上帝保佑让Zack的学习能力还不错。尽管不满,Zack还是只能憋屈的接受。
良好的饮食作息会让人在早上有充足胃口,所以早餐过程令人愉快。
Zack煎糖心蛋的手艺日益提升呢。放下餐刀,Rachel拿起刚刚在院子前信箱里收进来的每日份的地方报纸,快速浏览着各种无聊的采访和报告调查,还有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安定的平庸味道的文章。
桌子上的收音机正用着一种极富激情的语气介绍本地新开张的一家概念餐厅——说是现在在全国范围里都备受好评。
Isaac翻了个白眼,仰头喝下杯子里最后几口牛奶。之前他早就跟Rachel说了,那玩意儿就是蠢蛋才会用的老古董——尽管Zack向来对电子产品没什么好感,不管是现代化高科技还是老玩意儿。
……Rachel上次选择的牛奶真是清汤寡水,一点味道也没有。
早餐完毕。ray收拾好盘子,在水槽里放满水,把盘子泡进去,擦了一遍餐桌,结束后又洗了一遍手。
“要出门了,Zack。”
Isaac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往门口走,蹬掉拖鞋,换上外出的鞋。
ray低头又检查了一遍挎包,确保东西都带齐了。她总是喜欢万无一失,做好全套准备。而Isaac相反,他随性而为,不拘小节。永远是不顾一切的走在前面。
但没关系,有人为他准备。
“喂,你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快点跟上。”已经走出几步的Isaac停下,有点烦躁地回头,异色的双瞳带着明显无比的责怪和催促的意思。
而他也不完全是不顾一切,至少还有例外。
“嗯。”
Rachel抿抿嘴角,紧了紧鞋带,站起来加快步伐跑到Zack身边,然后两人并肩而行。
时间还很早,估摸着也才八点几刻。昨夜下了雨,街道湿润,路旁还有几个积起来的水洼。清晨的阳光倾幕如雾,道路上闪烁着细微的暖色光芒。稀疏的树间投下光影,传来一些鸟鸣。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似乎淡淡的混杂着一点捉摸不透的香气。
“今早人好像比寻常多。”Isaac打量来往的行人。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举止亲昵,眼神温柔。
Rachel点点脑袋,小步小步走着,免得泥水弄脏鞋子。
毕竟今天不一样嘛。
越靠近购物广场越热闹,当然是以早上八点的宽松标准定的。路上有遇见两家早早开张的花店,气味淡薄的一束束干花挂在最里面的墙上,平时总是安稳放在店内的盛放鲜花今天张扬的搁置在花店门前。娇艳的层层花瓣沉重地载着一颗颗水珠,原本清新的泥土气味和浅淡的芬芳被刻意喷洒的劣质香水的味道盖了下去。
人也很多,Isaac侧目。目光收回,他分了点视线给身旁的女孩,她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神情,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
Rachel不提的话,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两人踏上了向下的电梯。
大早上的商场里着实没有太多人,大多数都是负责采购食材的家庭主妇们。
两个人显然很娴熟的穿梭于各个货架区域之间,ray走在前面,Zack单手扶着购物车跟在后面,现在里面已经放了一大提纸巾,一盒鸡蛋,一板酸奶。
“还要买些什么呢?”ray慢慢走着,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询问Zack。
Zack停下来,往购物车里放了几听碳酸饮料。察觉到Zack没有跟上来的ray回头。
“少买一点碳酸饮料,Zack。”
ray一边凑近拿了两罐出来,摆回货架,一边带点斥责意味地说着。
“啧,吵死了小鬼头,谁要你管啊!”
“这个喝多了对身体不好。”ray认真地陈述事实,极其坚持,并且眼疾手快抓住了Zack又伸向货架的手。
“喂,你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吗?”语气实在令人不爽,Zack竖起眉毛,毫不含糊地摁下那颗鹅黄色的脑袋,报复性地一顿狠揉。
“Zack——”ray声音带了点不满,于是Isaac松下眉头勉强满意起来,没有再计较,向前走去。
ray默然整理了一下被弄得乱糟糟的长发。
……还说不是小孩子。
照例去拿了一点零食,在进行对购买薯片数量的争吵时又去拿了两大盒牛奶。
“原来那个牌子味道不行,换一个。”Zack突然想起这一茬。
“……”
“就这个。”Zack随便拎了几瓶出来。
“这个是调制乳,不是牛奶。”
“这种事无所谓的吧。”
………
最后无理取闹和以道理说服的两个人的争论以“你想喝甜的可以之后加糖”来结尾。
Zack脸上还带着点不情愿,可还是提起两大盒低脂牛乳随手扔进购物车。
Rachel没再理他,一边慢慢走向收银台那方,一边又在心里过了一遍。
嗯……纸巾,牛奶,鸡蛋……调味品到还是够用。ray想起上次,让后边这家伙单独来买东西的时候,Zack几乎拎了两大包的砂糖啊盐啊味精啊酱油啊醋啊回来,ray仍然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当时她是一脸空白的。
“东西都够了。”ray出声肯定,可能有点对Zack上次那样买东西的经历心有余悸。
“我知道。”Zack在后面敷衍地胡乱点了点脑袋,开始把东西一样样搬上收银台。选择早上购物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几乎不用排队。
收银小姐一样一样的扫完所有物品,放入塑料口袋,向那两个人报出金额。女孩淡淡地点点脑袋低头拿钱,那个年轻男人自然地扶住女孩的一边肩膀向外看,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收银小姐笑了笑,在两人离开前赠予一个普通的节日祝福:
“两位今天过得愉快。”
ray看到Zack带着狐疑的目光。

Zack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谈不上令人心情愉悦。他现在有点心烦意乱,准确来说是对这件无聊的事有点好奇。包括今天一些较往常不太一样的地方。
特别是那个收银员的笑容和祝福。
疑惑和不解令人烦躁。他低头看向ray,一般他需要的时候,她都会认真为他解惑。
“ray……今天是怎么一回事?”没有怎么用心的组织语言和表达,一团乱麻地直接开口。但他并不怀疑她能理解。
ray目光远飘,看起来在打量路旁的树,或者是远处街道那里的一家花店。
“……只是一个节日罢了。”
“我既然问你了你就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啊。”东西有点重,塑料提手勒得手不太舒服,Zack换了手。
Rachel几乎微不可查地笑了笑,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
“嗯……可以说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感情进行反馈和回报……并且都彼此心存感激而产生的节日。”
Rachel想着,尝试着组织语言。其实这些感受对她仍然是有些新奇的体验。这种温暖的——对另一个人无条件的善意和渴望回应,她感到这些表达还不够,可不知道还该怎么说,于是就此打住。
Zack点了点头,没有对这个解释说什么。
其实他向来不屑于这样形式上的东西,既不理解且认为毫无用处。再者,从来和他没有关系。
所以——想起花店门前三两停留的男男女女挑选着花篓里的花朵。是用那种无聊的东西吗?
Zack对花也并没有好感。对他而言那不过是一种会凋零会腐烂,开败后散发着迂腐难闻香气的,期限短暂的无用事物。他曾看过花泥里翻涌的虫子,那留下了并不愉快的映象。
真是奇怪啊——人们表达感谢的方式。
路经花店时,他随手抽出一支鲜艳的花,握在手里把玩几番。
花朵还未开到最盛,花蕊处几瓣花瓣紧紧拢着,外侧的花瓣也还未完全打开。小巧的花萼托着有暗红的娇妍色彩的花朵。
尽管会凋谢,仍然美得脆弱。
那支喷洒着低廉香水的花被递给了ray。
那是朵玫瑰。
后来ray把它夹在书里让它慢慢发霉。










——————————————————————
至于Rachel昨夜做的巧克力Zack实在没能吃下去我们就不谈了吧,嗯。








杀人鬼说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那见鬼的烟花大会了【上】

呜呜我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才一千多个字,但就是打算在这里分章的,我高估了自己的描写能力!!以后再也不会这么短了!对不起!!😭/鞠躬




   
桥下有着静谧的水声,避开了山坡上的热闹喧哗,人群和他们的声音显得遥远起来,于是水波回转和流淌的声音清晰可闻。这里偏僻,祭典上挂着的灯笼只在这视野的边缘零星存在着,但它开阔得几乎装下整个的天空,属于夜晚的,有着些许不甚明亮的星子,而又因为不远处的人群和光温暖的夜空。
绝佳的观赏烟花的位置。
Isaac捂住肚子上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小腹已经有些麻木。他带着这一身伤躺在这里,心情杂乱且糟糕。
此时,那边的人群气氛高涨了起来,第一颗烟花带着流经气流的平缓声音,拖拽着燃烧的尾巴,冲上了天空。
嘭。
耀眼的光芒从那紧团住的光芯里迸裂开来,盛放如花,是美丽鲜艳的色彩。随后的焰火也接踵而至,占据了人们眼里的天空。
桥下的浅浅流水里倒映着斑斓的色彩,在水波里碎碎合合。Isaac恶狠狠看着那将天空都笼罩上色彩的耀眼烟花,光芒在他的异色瞳孔里跳跃。
“这该死的烟花……”还是老样子。
烟花并没有怎么样,只是Isaac现在心情暴躁,看什么都异常扎眼。被流水浸湿的绷带贴在皮肤上,衣服也湿漉漉皱巴巴的挨着身体。但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去自己翻身起来,换个地方躺着,而不是在这满是坚硬卵石还有冷冰冰凉水的浅溪中央。
又要来吗?
心里的烦躁更甚几分,右手手指深深插入泥沙,握住,指节收紧。之前因为从桥上摔下来造成的右臂上几块青青紫紫的伤也因此痛起来。
“还有这该死的水……”完全一样。
和Isaac相隔不远的人群在欢笑,他们拍照,互相祝福,在心底许愿。因为美好的事物由衷又理由单薄的开心,怀抱着对未来的期翼和希望。
而Zack躺在桥下的水中,几乎已经放弃了思考。满身是伤,心理是不应该的疲惫。甚至本应有的烦闷和暴躁也没有心情再去继续。他不想去想之后的事了。反正没用的。
明明处于时间的洪流中,却没有未来。明明身在这个世界里,却没有选择。
不……Zack又否定。他拨开沾了水贴在自己额头上的头发,手掌盖住额头,头有些痛。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自己那见鬼的决定。
烟花还在相继升空,盛放。爆裂的声音甚至掩盖住了水声。光和声音好像都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Zack沉默地看着那美丽的景象。
心里响起平静而缓慢的脚步。
嗒。嗒。嗒。
在烟花升空爆裂的声音里,源于臆想的脚步轻巧,但也清晰。像所有的喧闹和吵囔拥挤,却在这里纷纷绕开如同他身边的流水流走。脚步由远及近。
嗒。嗒。
差不多了。Zack重重的叹了口气。
脚步停了下来。
反光的溪水间有一团黑色的影子,异常引人注目。是什么小动物吗?Rachel停顿了一会儿,蹲下来探头。
少女的头发垂下来,一半的脸隐没在黑暗里,一半的脸因为水面的反光而带着浅浅一层烟花斑斓的色彩,蓝色的眼睛也无言的装下水面上的光。她头顶是烟花在继续灿烂盛放。
四目相对。
没有未来,但这个家伙必定会出现。
Zack像是投降一样,闭上眼睛。
——这该死的烟花大会。这辈子最好不要再遇到。

Vampire and Hunter 吸血鬼和猎人(3)

群内接龙,上一棒是小凌 @樱花之狼
字数爆少😭😭




[4]
在Rachel锲而不舍的询问和Isaac极度不耐烦的回答里,Rachel尽管磕磕绊绊但还是得到了一些必要的讯息。
无视掉里面有些令人灰心的部分——Zack并不清楚自家混蛋老爸的具体位置。Rachel选择了目前非常重要的那部分再次确定。
“那就是说,大部分吸血鬼都有登记在案的记录,”Rachel抬头望着Zack,之前说的赏金不高是这样的原因吧。“包括我也是?”
“啊对,你别让我啰啰嗦嗦的重复个不停好吗!”Isaac烦躁的撸了把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攥紧镰刀。为什么有契约这种东西发生在他身上啊?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叫人在各个方面来说都难以忍受的小鬼。Isaac垂眼瞟向自己左手手腕。那裹着绷带的部位,就在刚刚,还被一个有着实质的手铐给遮挡着,紧紧的拴着。相连着锁链的另一只手铐——Isaac的眼神像跟着那条无形的链条逐步移动,最终停在陷入短暂思考的Rachel那白得有些病态的纤细右手腕上。
Zack转了转自己的手,像无意识的想摆脱什么禁锢,藏不住情绪的脸上流露出烦闷。
“我们需要先进城采购一些东西。”Rachel的结论下得很快,提出的想法用的平铺直叙而不容置疑的陈述句,看起来并不打算征求Zack的意见。
“哈——?麻烦死了,为什么啊?”
“我要和你一起行动的话,需要一些变装。去买制作易容药水的材料。”Rachel捏着自己那有着层层叠叠繁杂花边的鼓起来的贵族礼裙式裙摆,低头看了看充斥着血族执拗的优雅式艺术品味的衣服——并不方便,且很惹眼,“最好能再买套衣服。”对Rachel而言简单其实是最重要的,但Danny派遣的女侍们只带来这样符合血族爱好的服装,Rachel便也没再计较。
Zack不爽地龇牙:“凭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去?!”
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接受自己的存在。Rachel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种事情,反正无所谓的吧,ray垂眼,只要能完成神明的意志,就足够了。
“不乐意的话,就算了。”Rachel移开目光。
“……啧……我又没说不去。”Isaac给噎了一下,有点憋屈的表示同意。ray提到后他也意识到这个的必要性。
    “有斗篷吗,借我用一下。”
    “……”Zack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克制住心里的怒气,从镰刀顶端镶嵌着的一颗储物猫眼石那扯出媷成一团的一件普通亚麻斗篷。Rachel认为应该是同一个——她的确在一个实力强劲的血族亲王手指上看到过一模一样的猫眼宝石,吸血鬼的视力不容质疑,而出现在Zack这里的前因后果也显而易见。
这个血猎说不定很强。
思考里的Rachel眼前突然飞来一个影子,ray有些来不及反应地偏转身子伸手搂过那团被故意扔偏了的斗篷,脚上跟着踉跄了一下。
    ……孩子气也是完全能肯定的事。Rachel默默披上斗篷。
    两个心思迥乎不同的人要一同前往同一个目的地。
    离开湖泊,森林上方树枝交错着浓密一片,浓荫里偶尔撒下炙热纯粹的阳光,在草地上落成几块形状斑圆的茸茸光斑。有些郁闷气冲冲走在前面的Zack踩上一脚,矮下一些的沐浴着光的深色草丛又被跟在后面的ray踏上。头顶密匝的树枝逐渐稀疏起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头几乎都能淹没在泛滥的光里。
    作为吸血鬼,Rachel对阳光是是有着生理性厌恶的。但ray忍不住摊开手掌,看满盈手心的光,媲美象牙的白在这惨烈的光里明晃晃的亮人,ray也忍不住眯起眼。掌心传达一点麻麻酥酥的疼,如果暴晒的时间过久,它就会沦为灰烬。如果不是特殊的原因的话,也许……
回忆起在古堡书房里看书的时候,虽然吸血鬼有着夜视能力,书房依然是古堡里采光最好的房间,窗外会有阳光明媚的天气,笼罩在日光下的草地和森林如同被神明庇护那样的耀眼——美丽的,也是不可企及的。
……如果不是吸血鬼的话,也许不会排斥。
而作为人类时的映象,也因为太过于久远而遗忘,那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Rachel收回少见的完全放空的思想,安静的目光停在前面那个套着兜帽的高傲的脑袋上。神愿意降下救赎,哪怕自己会无法承受,哪怕神坛施予的光会将自己焚灼至尽,她也会义无反顾的的曝光于此炽烈盛阳下。
所以说……Zack。我竭尽全力也要实现你的愿望。

[5]
已经到了城里。
街道上闹闹嚷嚷人来人往,偶尔有皮毛光亮,额头和脊背上装饰有美丽布编的几匹高头大马拉着马车小步的跑着,车轮的声音颠簸滚过。
“你去服装店买衣服,少年的衣服优先选择,普通一点。”语气过于肯定和平淡,似乎是不容反驳的。而Rachel毫无自觉的拢了拢稍微有些凌乱的散在脸颊旁的发丝,脸和头发都掩盖在了帽子投下的阴影里。
一直压抑着的怒火快收不住了。Zack瞳孔难以克制地收缩,脸上裹着的绷带因为肌肉的牵动搐搦着。
“……我说啊,混蛋,不许命令我!!”Isaac几乎控制不住地抽起镰刀,隔着层布料抵在Rachel的脖颈上,就算裹着层绷带,过路的人们也看得出那个人的狰狞表情,畏惧地避开,人群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小声交谈。
那对装着天空的眼睛依旧古井无波,眉毛略显疑惑的挑起。“Zack。”像是提醒,又似乎带了一些询问的意思。Zack并没有缓和,他是清醒的明白着现在他和Rachel捆绑命运的现状的,而判断力杰出的Rachel也毫不怀疑Zack的镰刀会在哪一刻挥下。那只灿金的瞳孔像在地狱中淬炼过,烧着仇恨的愤怒的光。
Rachel张了张嘴,看着那不同色彩的双瞳里充斥的极度的愤怒。程度深到她完全不能理解。Rachel迷茫着,唇形迟迟保持微张的形状,有些似懂非懂地直觉上头,不近人情的询问话语在唇舌之间犹豫,含过一会儿的语句在吐出时竟不知不觉变了样子。
“……对不起,我明白了。”甚至和缓至于有些温柔。
Rachel不知道,这句话的直觉的原委是因为心底隐秘地想要安抚那双痛苦的眼睛。至于原因,可能是和一些久远的记忆有着过于熟悉的部分。
Isaac沉默了一会儿,眼里暗下。镰刀收了回去,刀刃划过空气发出短暂的破空声。“……嗤,不过是个小鬼。”Zack扛着镰刀转身,迈开步子。
有那样的愿望的话,怎么可能没有秘密呢?
Rachel目光跟随着Zack。
……曾经是有着什么样的事发生在Zack身上呢。有着恶魔血统,而又是人类。不会有什么好的经历吧。Rachel少见的微微苦笑。Zack眼里过于深沉的情绪触动到了她,至于于此有关的原因,她记不起来,心底也痛苦地抗拒着去回忆。
注意力和目光一起在在Zack的背影停留了一会儿,ray转回眸子,缓步走进店铺。
充斥着各种稀奇古怪气味的铺子里说不上热闹,买卖炼制材料的铺子一向如此。店里唯一光源只有墙上有着微弱光线的照明水晶。Rachel稍微观察了一下那些模样奇怪的矿石和收集在玻璃罐里的植物,没有更多停留地径直来到店主面前。
“有什么需要吗?”老板看起来是一个年岁比较高的老人,正整理着货物。他抬头看了看斗篷下明显年轻的一张脸,估计又是一个新手,无奈地小幅度摇摇头。“想配什么药的话直接告诉我,我能给你拿相应的材料。”
“不用了。照着我说的拿就够了。”
“噢,当然,我是说那也行。”
Rachel抱着一大袋的东西离开,两枚蓝橘果,两盎司的脆果粉,满的一罐波尔多黏液,半盎司甘草片,杂七杂八还带一点矿石和别的东西。并不算很重,但抱起来很辛苦。上面还放了几卷老板执意送的羊皮纸。
Rachel半个脸都遮在羊皮纸后,也许该和Zack一起行动的,ray小步的走着,准备到城门和Zack会和。这些零零散散的东西有些出乎意料的多了,活动很不方便。
Rachel也没想到,本来打算不惹人注意的采购完不成了。后面转角的街道骤然响起一片混乱的喧哗声。
“没错,就是他!那个缠着绷带的家伙!!抓住他。”
随后就是杂乱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带着一点坚硬的东西被踏裂的声音。ray能确定的是有Zack那带着怒火的咒骂和马蹄乱糟糟的哒哒声。
怎么回事?Rachel心里猜测着,一下想到一个可能。
啊……那样的话真是干了件蠢事。

    

我是垃圾呜呜,小凌写得超好的,吹他!!
下一棒在马毛这里喔,大家期待吧 @一根马毛

      

震惊!!三十题为何频频出现敏感词汇

昨天终于把没控制好字数的三十题赶出来,但光是那个敏感词我就抠了一晚上😭😭

故事背景是游戏结局之后,本来是打算为了发糖而在ooc的道路上风驰电掣的狂奔,最后变成了单纯的狂奔。
分段迷,文力弱,慎入

旁友们走吧,评论区链接